Latest Entries »

開闊的世界

在北京待了半年,認識許多朋友,也有意想不到的遭遇;寒假回來台灣歇歇腳步,沉澱心情

然後天外飛來一筆,被通知獲得獎學金,能在秋天前往荷蘭學習;太好了我的論文受到肯定!

心情還是有些矛盾,離家愈來愈遠,但這一步一定要跨出去,擁抱開闊的世界:)

網誌另一窟

http://linnahsu.blogbus.com/

並不是要遺棄這個書寫的空間,只是人在北京,往往無法順利登入wordpress頁面更新。近況生活暫時會在博客大巴的空間持續更新…若網路穩定,也會盡量同步更新這裡的文章.感謝你的關注.Love :)

 

校園的銀杏葉轉黃了, 風一吹就落起鵝黃杏葉雨。騎著自行車沿著清華園的河渠,兩岸柳樹飄逸,渠道上的藤蔓已經是深紅一片,遠遠望去,還有霧浪漫襯托著。可惜那不是霧,是霾,已經壟罩北京上空好幾天,灰濛濛的一片,北京特色。如果當個觀光客,見著這片景色大概還是挺舒心的。但我總忍不住要憋氣,晨間起床還好不至於像秦俑出土灰頭土臉。來北京這兒也近兩個月了,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觀光的心情,相機始終沒帶在身上,心裡總是這個念頭想法:明年此時依然是相同的景色,也許後年、大後年。下個落腳處誰也說不定。要等到離開這座城市那一刻,才能重拾觀光客角度。 View full article »

名校名氣名聲,患所以立

進入清華校園,轉眼一周過去,聽了幾位領導的訓詞、幾位書記的喊話、幾位老生新生的勉誡,分明沒有仗要打,也無沙場去赴義,各個的講詞無不滿腹激昂,大抵上了無新意,無法產生共鳴。突然間某位領導脫稿,也許還沉浸在建校百年的陶然自樂氛圍中,說出"清華等了你們一百年"。此話一出,神遊的都歸魂了,全場浩蕩三千碩士新生哄然一笑。

聽多了制式化的講演與廣播宣傳般的口號後,突來的”人話”自然能引起不小共鳴。一百年了,躋身豪傑之列,笑、也許是輕蔑地笑不自量力;笑、也許是會意地笑輕而易舉。 View full article »

誰怕?不怕。

來到北京,陌生又熟悉。大學時曾經造訪,參觀紫京城,登長城,也去過北京大學,當時負責校園介紹的學生熱情邀請台灣學生到大陸讀書;晃眼幾年,重遊異地,不是遊客,而是學子;不是北京大學,而是清華大學。

View full article »

誰怕?

扛起行囊,肩負期許,八月二十二日,啟程飛向北京。三個鐘頭的直飛航班,想了許多事。
親朋同事對於這個發展頗感意外,怎料到哪一天我會突然辭職,說要去北京清華讀研究所。這個決定未必會領我到達我期望的所在,但必然會為生活增添一份精彩。

View full article »

朋友的MSN狀態上寫著”憋一口氣到不了的就是遠方”,很喜歡這句話。聽她說是截取自盧廣仲的「不想去遠方」這首歌,表達想陪伴家人的心聲,呼應「父母在,不遠遊」的意涵。但這裡用的是”不想”,不代表”不能”,孔子也沒說不能遠門,只要「遊必有方」,讓父母心安。
馬不停蹄地和朋友敘舊,與同事餞別,突然間很願意讓人靠近自己的心。也許是惴於即將前去的遠方,將會離散了情誼,倘若相聚一刻能貼近彼此的心,離別後的落寞也很願意去承受。突然間也很想接近他人的心,是明白了相遇即是有緣,也許再見出口就難再聚首,就算只是彼此的過客、就算成了彼此記憶中的塵埃,也不想輕易抹滅此刻的心意。

想聽聽心底的聲音,但他不太願意說話,屏息凝神依然只聞其鼻息聲。那麼、再憋一口氣,請讓我到那聲音的所在。

離職單

今天填了離職單,聽了副理一席勉勵的話,心有戚戚,感覺像是畢業了,感動得想哭。真的很喜歡這些前輩,不管是工作上、人生經驗也好,有許許多多可以學習的地方,可惜聚散有時,肯定會很想念這些夥伴的。

update: 經理中午開車帶我和另兩位工程師出去小吃,其實是我硬拗說好歹慶祝一番,經理也大方說要讓我留下冰火五重天的回憶,在特色小吃攤旁揮汗吃著午餐後、又接續在路旁吃清冰。說什麼如果只是待在冷氣房的餐廳多沒意思,就是要這種感覺,印象才會深刻。吃著、聊著,他說“要是能留下來,就把你挖到製造部來。” 此話是莫大的肯定阿。

在桌曆上標示出特別的日子,上頭畫了星星、愛心、笑臉,外加“自由”兩字,表達心境上的一種解放與開懷。課長看到了,癟嘴地故意說“你就那麼想快離開嗎!?” 其實並沒有想快離開這群人的意思,只是時機湊巧罷了。課長在我的“自由”下方,寫了小小的”FUCK”。經理坐在我的位置上,拿了紅色簽字筆在我的“自由”塗鴉上添增有點醜的飛翔鳥兒,又用藍色簽字筆塗上挺酷的YA手勢。然後經理在別的日子上又標上了“相親”兩字。當我在樓梯間遇到經理時,經理說“你不會怪我吧?好、你不會怪我”,等我回到座位,發現這些塗鴉,確實沒什麼好怪罪的。

搭檔的工程師說,在離開前讓大家填滿我桌曆上的每個日子,在螢幕旁貼上許多便利貼。雖然不可能真的這麼做,可這麼一說,卻備感離情依依。離開的那天,用不著紙箱打包,本來就沒帶私人物品放公司,唯一不能忘的是那本桌曆,肯定要帶走的。

那天問課長,公司的大門還會為我開啟嗎?課長說,“不准回來,離開之後就要往上爬、不然就是去更好的地方。”只同意我回來跟戶外郊遊團、和老同事聚聚聊聊。呵。

據說副總在會議上對著副理說,至少要辦一桌才夠意思;公司的員工來來去去,一般都不聞問的,就算是玩笑話也好,自己能被這樣看重,挺開心的。

喜歡六月這個月份,專屬於我的月份,願望、奇蹟、快樂的事情、讓我成長的事情,都在這短暫光陰間,密集卻又真實地一一爆發了。

末日愉快

預期的末日未能成真,之後才是真正的末日吧。

經理欠一個特助秘書,問我有沒有興趣。

這是有興趣就能有結果的事,那就簡單多了。

View full article »

那些音樂、那些書

上次花錢買音樂專輯,是去年在網路上下載的Bob Brookmeyer的Spirit Music專輯,當時只為了裡頭的Dance for Life一曲,聽過後也覺得是一張非常棒的爵士樂輯,每一首都讓黑暗發霉的角落曬得暖暖的。那時可是在網路上搜尋半天,實在是找不到資源,才衝動地買下了它。由於crush的對象的爵士樂團演奏這一曲,便就此迷上了。愛屋及烏。Dance for Life中小喇叭的橋段,腦海中會閃過很多斑斕幸福的片段。

不過那回是數位專輯;最近則是買了暌違已久的實體專輯。約莫是MP3隨身碟取代Walkman後,再也沒花過錢買誰的實體專輯,當然也沒有朋友追星的瘋狂,可以為了歌手簽名、或贈送的海報而多買幾張同樣的專輯。總之買了Angus and Julia Stone兄妹的Down the Way,及Julia Stone個人的The Memory Machine專輯。其實電腦裡早有他們的音樂,可是一發現有台灣代理,忍不住心癢買來收藏。

View full article »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