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真的不該大過年出遊,真的錯了,很後悔。我們把另一個家人遺留在桃園的後果就是天人永隔。皮皮,陪了我們七年的好夥伴,今天下午離開了。我沒能見到他最後一面,趕回來只見一具冰冷的屍體,憋了很久的眼淚再也止不住。

今天早上突然接到狗旅館店長的電話。他無預警地發病,狀況急轉直下,剛好附近的動物醫院都還沒營業,我們被迫作好心裡準備。早上已經偷偷哭過一回,也做足心裡準備,心裡還是默默祈禱一切會好轉,至少我們可以趕回桃園,接回狗狗,讓他在熟悉的地方離開。

皮皮

皮皮

真的很抱歉。對不起。但是我很愛、很愛你。

一月初時他生了一場大病,為此我已經崩潰過一次,那時還能及時搶救回他的命。這回我們不在他身邊陪他,留他獨自熬到最後一刻,再多眼淚也換不回他的生命。我們只差半小時就能見他最後一面,或許他是貼心,不忍我們看見他痛苦的模樣,所以提早走了。我只能這麼想。雖然我每次都逗他,笑他是醜八怪,但他真的很可愛。他的個性很頑強,總是活潑亂跳的。他有點笨,老是欺善怕惡。我最喜歡他打瞌睡的樣子,像個老人一樣。

有人說,狗來陪我們人類其實是來報恩的,他的任務完成後就要回去了。我家的皮皮是獨一無二的家人,無可取代。我只能想我們緣份已盡,他給予我們的溫暖以及我們相處的回憶,永遠都會是那麼清晰。這七年的緣份會在我的心中留下一個印記。

謝謝你。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