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話說牛牽到北京還是牛,今年剛好是牛年,十天的這短暫旅行也體驗了年節的氣氛,比起台灣這裡年味還是比較濃厚,特別是元宵節當天,處處煙花,街到巷弄特別熱鬧。這一趟北京人文之旅,讓想法有些開闊,也有了特別的體驗。人總不能活在狹隘的世界裡,牛牽到北京不能再是牛啦,我有點想在北京讀書。那裡人文薈萃,歷史與現代發展迸發的火花,實在叫人興奮。

鳥巢附近

寒假中,我參加由海協會贊助的文化與學術交流活動,有大半時間是自由活動時間,所以就乘著計程車,或搭著地鐵到了許多地方吃、喝、逛。我有很多想分享的部份,好像要花很多時間來記錄下來。隨行的歷史教授說,來北京三天,回去後可以寫一部書;來北京三個月,能寫下一篇文章;在北京待上三年,什麼字也琢磨不出來。北京就是這樣的城市,讓人越品味,越是意猶未盡。

我住的地方是海淀區,許多聞名海內外的學府都位於此。我的飯店旁邊就是中央民族大學,附近有舞蹈學院,幾條路外就是北京外語學院,我則是待在中央社會主義學院裡,渡過這短暫而豐富的旅程。走在附近的街道上,人們有的說漢語,但更多的是的操著少數民族的口音,說著我聽不懂的語言。常常也會看到好幾位舞蹈學院的漂亮學生在路上溜達,後來我也去了北京大學,碰到的人與看到的學生,他們身上有台灣學生沒有的自信與氣度。

有句大家聽到膩的順口溜:不到北京,不知官位小;不到上海,不知錢少;不到台灣,不知文革還在搞。身為學生,我自己深刻感到,不到北京,不知大陸學生素質有多好。那裡已經不是過去刻板印象所能理解的城市,儘管偶爾看到路人吐痰,偶爾會被隔壁不關廁所門的婦女嚇到,然而事實上北京已朝著好的方面發展,都會區也能說是勝過台北繁華的地區。許多問題只是積習不易改,是能隨著時間與教化而改變。可是在思想與國際觀上,大陸學子反而有更客觀與宏觀的見解。

在飯店裡我看著央視的新聞播報,國際新聞比例遠勝台灣,只是這些新聞往往不夠及時,新聞報導或許經過篩選與處理,但總的來說比起台灣媒體渲染與情緒化處理來的好。那裡新聞也播報台灣的消息,一回我和朋友坐計程車,車上的司機還說“你們那個陳幸妤還真逗”,司機還學起她來,說’你們都跟了我半年了!'”。幾乎每個遇到的司機都會問起敏感的政治問題,“說起來,台灣不就和中國是同個國家嗎?你有看到江西省、陝西省還是湖南省說要獨立嗎?” ,或著“台灣終是要回歸祖國懷抱,你看這是不是阿,你說?”,他們也說“甭提一國兩制”

說到新聞報導,元宵時央視大火事件,他們的新聞似乎也淡淡地處理,反而我知道發生大火還是因為室友的家人打來關切,我才曉得。在秀水街逛時,偷聽到攤商的對話。(我喜歡逛街時偷聽攤商與客人叫價的情形,也聽攤販他們之間話家常)他們談到央視大火事件,竟也都是打聽或是口耳相傳來的,他們說“我聽到…是這樣的”、“可是我聽說火勢是…” 挺有趣的現象,看他們彼此間互換情報,驚訝的情緒也只在那一瞬間,之後又繼續做生意,不為這起新聞左右。台灣的新聞老是重複撥報,大家還都看膩了,心情甚至被所謂的大消息、重大事件、獨家消息所影響。台灣太精緻了,把小問題大化,然後真正的大問題都視而不見,避而不談。

聽到計程車司機對兩岸的意見與想法,有時還真難招架,有回遇到很激動的司機,讓我都想快快下車走人。接下來我只想就我一路上觀察到的美景名勝、佳肴美食還有逛街購物等遊覽特色點做分享。這回到了北京最大的收穫除了精神上的衝擊外,我也提了一堆便宜的書回家,買了近二十本書,大部分是語言書、小說和旅遊書籍。書之多,我還辦了張北京圖書大廈的書卡。

超便宜

寒假前本來規劃許多事情,但似乎無法完全一一達成,下星期就要回到校園,可是這次從北京帶回許多寶貴的經驗,那也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