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個禮拜支出大於收入,自從回家裡住後就沒有記帳的習慣,但開學以來心血來潮,重拾這個美德(記帳在這個年代真的是美德阿,我這麼認為),卻發現赤字、赤字、還是赤字,每個星期的結算都越來越讓我良心不安。真心希望能夠多方開源,強加節流,可是我和老媽固定每個星期五來個親子日,肯定是要花大錢吃好料,再者明天預定和朋友吃大餐,今晚又在網路下了訂單,哎哎哎。

只是坐在電腦前click-click兩下,錢就飛走了。不久前發現我的電源線竟然斷掉,也不曉得我是如何粗手粗腳地使用,只好花錢再去買一條,蘋果的東西似乎都鑲了金鍍了銀,真是一顆毒蘋果,為它不曉得散盡多少財。近日突然強烈意識到中文能力退化,大概受翻譯課程的刺激和大師的指點,所以特別挑了一些中文書籍來讀,也盡量挑簡體便宜書買,上週末才來了一箱呢。不過當宅女就要當的徹底,難得這學期工作都避開週末,我依然耗在家裡無所事事,民生必需品就網路上買,順便拉老妹一同撿網路便宜貨。

就算花錢也要花得理直氣壯,開銷多半都花在家庭聚會及書本上,這稍微平反我的愧疚感。說到書,昨天讀完了Anne Tyler的Digging to America,這是我接觸她的第二本書,主要是講移民與文化認同,但是作者切入的角度別出心裁,實在好看,心得以後再寫。

後來我馬上捧讀角田光代的“第八日的蟬”,這是箱子裡其中一本,今天上課時偷偷看完了。這學期好多堂課,沒有教科書就算了,我都在看閒書,陸陸續續翹了很多節課,一直到三月初我都還覺得寒假沒真正結束。每每蹺課都會被調侃,受到大家特別關注,我還是一付無所謂的樣子,愈來愈不像話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好了。

話說回來,角田光代這本小說前面有點拖拖拉拉的,翻到一半我才稍稍覺得有點看頭,儘管如此也只是一丁點,因為故事情節的前後重複好像是在做summary,後面很大篇幅在重整前面的故事,要吊人胃口也不是這樣。結局也實在有夠瞎,本以為會有什麼意外轉折,卻不是這麼一回事。總覺得作者企圖提出除了母愛以外的主題,但表現的又不夠深刻,反而模糊焦點。

箱子裡不曉得還有幾顆未爆彈。。。

在如此失望的情緒下,我拿了閻連科的“風雅頌”打發時間,才看第一篇的“關雎”就覺得很好笑,接下來會是怪誕的情節發展吧。倒是看簡體版的還是有些吃力就是。

此外,我還拼命地找日文翻譯小說來看,然後也推薦給朋友。最近要開始採訪譯者,很順勢地就瘋狂讀起日文翻譯小說。一、二月時我看了乙一的小說,他的作品讀完後餘韻無窮,總是挑戰人性弱點,企圖挖掘人性黑暗面,卻並不讓人完全失去希望,我深受感動。不是那種要掉淚的情懷,比較像是心靈的震撼,十足地沈重,無法以文字言語表達的那種激動。第一次讀到這種恐怖黑暗系作品,太經典了。推薦乙一的“ZOO”。

Reading is so much fun, and it would be more fun if the bills shall never come. Ha!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