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曉得哪根筋不對勁,我好想學建築設計。這又得從上學期說起,自從看了幾本建築相關的書後,開始對建築師的思維與胸襟感到嚮往。尤其在讀了幾本介紹安藤忠雄建築與他自己寫的書後,彷彿心靈大受震撼。從來也不曉得建築設計是個包羅萬象的殿堂,是剛與柔強烈碰撞,感性與理性兩者矛盾又和諧的共和體。

今天我在誠品坐著看完“建築的法則:101個看懂建築,讓生活空間更好的黃金法則”,是一本很簡單、重點式的建築概念說明。書腰上寫著推薦給“嚮往像建築師一樣思考的人”,指的大概是我這種突然一把熱情火燒出了個小夢想,想了解建築哲理的人吧。

最近只要是翻一下書店的建築類書籍,就算只是隨意瞥過幾行文字,都會突然湧上滿腔熱血,有時看得盡興竟也想哭。今天我席地而坐,偷偷拿出自己的筆記本,邊看書邊抄記重點,被店員發現還被警告不能寫筆記(在書店看書拿紙筆記錄原來是不被允許的?),即便如此我還是左手翻書,用身體擋住店員視線,用不慣用的右手偷偷伸進包包裡寫字。

其實我並沒想過要當建築設計師,現在也沒想著要當個建築師、平面設計師、或室內設計師之類的,單純是希望自己能培養出一個建築設計師的眼光。建築囊括所有領域的知識,心理、哲學、美感、物理平衡、環境工程、歷史與文化等種種因素,企圖追求人與環境的完美共生。建築的過程隱喻了自我建構的進程,這個呼應正是令我感動之處,但願有天我能親賭這堂奧。

我想畫下所有的風景—-眼前的、心裡的。我想學習這種能力,磨練自己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