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以為我是酒國女英雄,沒想到上個星期在宿舍開酒趴,喝了碗一般份量的威士忌,五分鐘就發瘋了。達到了人們所企及“茫”的境界,之後一直大笑,完全無法回話,眼睛也睜不開。慢慢地情緒起伏超大,朋友只要問個稍稍困難的問題,如九九乘法表,算不出來就會大哭。說話變得像個幼稚小孩,也只會回答簡短的“我不知道”、“告訴我”、“你們都欺負我”、“我最棒”之類的話。據說,發酒瘋的我變本加厲地自以為是。

這應該不算醉吧,因為事後還是有記憶,或者戒酒裝瘋的人說沒記憶其實是唬人的?醉酒感覺上像是理智在二樓,任由一樓的身體、情緒失序。當下就是無法控制,飄飄然的,快樂似神仙,害得我開始覬覦家中酒櫃裡的酒。

現在我都調侃自己,要是需要炒熱氣氛,只要給我一瓶酒,五分鐘我就能立刻表演一齣鬧劇。醉酒的我其實很好控制(朋友說的),幾乎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就算大哭了,也很好安撫。雖然發酒瘋很丟臉,可是在好友面前肆無忌憚地呈現真實自我,還蠻有趣的。不幸的是,那晚的醉鬼形象全都被朋友錄下來了,這下糗大了。

話說回來,很多人爭相要與我喝酒,我是很樂意啦,但是下次會小心不要一次喝那麼猛。畢竟這回醉了,都是因為白目地一兩口就乾了。酒不是這樣喝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