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訪問的譯者和昨日接觸的譯者專攻領域不同,可能也和入行資歷有關。今天的訪問對象接觸翻譯工作才剛邁入第三年,主要翻譯動畫、漫畫及繪本,昨天的夫妻檔則是有較多書籍翻譯,不過他們也接過電視字幕與漫畫翻譯的工作。

連兩日的訪問釐清我對翻譯工作誤解的部份,也能明白要踏入這行並存活下去,必要具備的態度與特質。此外,也大致了解譯者、編輯與出版社的互動關係,只能說譯者默默付出,卻往往得不到平等的對待。甚至出版的譯作某部份受到編輯修改而遭人批評,成了冤大頭。

台灣出版環境其實對譯者頗不利,編者與譯者間似乎也存在著不對等的關係。有可能大牌譯者有不同的待遇,不過要能獲得這種身分,也得在業界打滾個好幾年,慢慢琢磨自己。有點還蠻令我意外的,除了自身努力外,運氣和人脈也成了決定性關鍵。要是有幸運之神加持,輔以暢通的人脈關係,得到大案子,或剛好譯到出版社大力行銷的書籍,譯作有大量曝光率,譯者就能少些苦悶。

認真的譯者在意的應該不是名氣,而是尊重。被重視與否其實也反應在薪資上,訪問了三位譯者,領會到這份工作是必須有熱情、毅力、理想才能長遠走下去,得知翻譯工作的計價方式後,我都覺得殘忍。因此就有所謂兼職譯者,昨日訪問的其中一位譯者就有在外面教書。

三位譯者相繼強調中文能力的重要,原文不懂處畢竟是能查資料、問專家,自身的中文能力,真的就得靠自己平日的閱讀累積,畢竟產出的是中文作品,服務中文讀者,如果凡是直接套用原文語構,而不花心思找出中文對等意義,其實是很不負責任的粗淺翻譯。那種翻譯變得人人都可做,造成譯界的素質參差不齊。

昨日的譯者也提到,改善整體出版、閱讀環境,勢必仰賴教育。譯者、編輯、出版與讀者之間有著連動關係,明辨的讀者支持好的翻譯作品,就是讓譯者獲得認可,出版社就能對譯者更加體諒與尊重。可是台灣的閱讀人口從排行榜上致富理財書籍居多數、以及完全中文創作的文學書籍不見影的現象看來,大部分人對於正確的中文僅抱持這差不多懂就好的心態,導致有些譯者產出「差不多的作品」,於「差不多譯者」造成一種印象,讓出版社理所當然付「差不多薪水」。

譯者的地位除了自己要爭氣、秉持原則外,還得靠有素質的讀者來平反!

中文的語法表達受流行文化與外來字影響,成了四不像。對錯與否,有各自的說辭,可是譯者有必要以最佳的中文表達原文語意,以對翻譯工作負責。我的中文能力也很弱,語法也多受英文影響,能夠加強的地方不勝枚舉。努力阿!

(詳盡的訪談問答,整理後會貼上來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