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演結束,結束地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從頭到尾也沒盡到多少心力,僅唯一選出好劇本,再當個很投入的觀眾。首場演出時,心情完全隨戲的進行而起伏。僅是當個公演旁觀者,也能收到學姊的花束,連自己都拿得心虛。一整束的滿天星,有點孤單。Lisa說這代表配角本身也能當主角。“配角搶當主角”還比較貼近我的性格呢,哈。

慶功宴弄的像是畢業感言大會似的,可能也只有對我而言是如此,畢竟沒機會再和大家一起共事、相處了。第一天結束後的大合照,我人在演藝廳出口引導觀眾出場,沒能和大家大合照,從上方往舞台看下去,有股無法言盡的感動,想哭不是因為辛苦有了代價,不是因為盡力做出了不愧對自己的事。那樣的淚與百感交集屬於演員和幕後工作人員。對我而言,真的就像是畢業,四年級就不在台灣了。

現實不像Communicating Doors可以讓我回到過去,重新體驗一回美好經驗。

我們應外系其他可能沒麼好說嘴的,但千萬不可小看我們應外每年公演的企圖心。年度盛大的畢業公演,屢次創新突破,這屆還兩場近乎爆滿,恐怕也是有公演傳統一來的第一次吧。廣告宣傳之大,各方人士都來參與,聽說意見回饋表中,北藝大有和我們應外合作的意願呢。5/18時也登上新浪網文教新聞版,ICRT上也播放多次廣告,這回我負責外場招待,也看到有外國人入場看戲。

每次我們的佈景幾乎比照職業規模,今年還砸了十萬元請木工,設計出絕妙舞台,驚艷多少人阿!聽說下屆有心把百老匯歌舞劇搬演上台,真是不得了。應外在公演下的苦功真令我感到驕傲。

後台

後台

上面這張照片是我從Kyle相簿偷來的,是眾多朋友相簿的公演照中,最愛的一張。後台的服化妝組人員也挺愛演的。

收工了,慶功宴也吃了,剩下的就是規劃未來。四年級能做的事不多不少,但也足夠能影響未來的人生了。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