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待在紐約市區,到處亂逛,看了兩出百老匯音樂劇,Mamma Mia 和Wicked,還買了Wicked的CD,票價算便宜,才有這種奢侈享受。Wicked有夠精彩,託Nicole的福,抽中樂透票,坐在第一排,原價可是要126美元,演員的表情一清二楚,就算是個配角,焦點沒在他身上,仍舊演的十分完美;這個位置也讓我看到現場指揮的音樂,指揮真是帥。我愛死Wicked的服裝設計,舞台設計也十分別緻,場景不斷變換,我都speechless了。如果下一屆的學弟妹要搬演Wicked,我只能搖頭,沒有其他好的意見了。光是唱個歌就有困難了,就別提其他軟硬體設備。好自為之。

當時沒有電腦,沒有即刻記錄下來每天的行程,頂多寫在記事本上,況且每天逛得累,我懶得寫詳情了,請去Nicole的網站或facebook看。她應該記錄詳細。紐約並不是個吸引我的城市,一個星期雖然只去了主要景點,但也夠了。適合玩、逛,不適合居住的城市。路人讓我開眼界,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乍看紐約人有些冷漠,約莫他們都在醞釀爆發的時刻,去當街求婚、地鐵大吵。哈哈。

前幾天坐了夜車,抵達校區已經近中午,當巴士穿過樹林與無數人煙稀少的村落後,心中分外忐忑,好像來到一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電話收訊也很差,一開始辦得電信公司在這裡完全無訊,無言了,也不想再花錢重新申辦。

這幾天為了一些學生事務到處跑,也去了賣場買生活用品,書也拿到了,多虧還有二手書,否則書又是一筆龐大開銷。聽德國朋友說,他才三本就要美金七、八百,簡直瘋了。

昨晚開了party,這回算是保持清醒,其他人都開始胡言亂語,還有在奔跑的。現在這裡比較常互動到的人,幾乎也都是國際學生,德國、英國、加拿大、中國、以及韓國等,我們都提早到,活動都在一起,理所當然混得熟。下星期一開始上課,或許能認識更多美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