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宿舍晚上還真是熱鬧,夜夜笙歌,大家都不關房門,到處串門子,當我走到房間外頭時,遇到一群人搬一箱啤酒,隔天就看到瓶瓶罐罐躺在走廊。這種狀況還挺稀鬆平常,只要能自制,倒還不受影響。

今天去上了第一堂課,是個德國老師,除了口音有些不太習慣,基本上都聽得懂。本來想加選課程,但幾乎衝堂、或是有其他身分限制。課堂上還遇到一個中文說得不錯的新朋友,聽說在北京待過幾個月。

傍晚晃到鎮上去,店家幾乎五點就關門,有夠冷清。附近有一間電影院,看上去也是十分簡陋。這下在這裡除了喝酒,應該沒什麼娛樂活動。哈哈。

剛剛總算設定好房間電話,第一通打出去就是去罵蘋果客服,卻是誤會一場,真是尷尬。

我要去地下室運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