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週末去了波士頓。城市裡的人親切、街道也乾淨,天氣爽朗極了。倒是對紐約失望,打從之前待在紐約,對它一直沒好感。這回我在紐約問路,竟然被忽視,這個人明明也停下腳步,卻什麼話也不說,隨即又轉頭就走。不能輕易對紐約放感情,只是玩樂、過路,它還是會給你驚奇。不曉得之後會否對紐約有新的看法。

波士頓的天空特別藍、特別廣,心胸也跟著開闊起來,就算漫無目的亂晃,也不會有迷失的錯覺。在紐約縱使有方向,有標的,乘著地下鐵上上下下,心仍是茫然空洞,隨時要踩空的樣子。它是個很令人眼花撩亂的城市。它不讓你有歇腳的時間,停下腳步,會被人潮沖向何處。

待在波士頓幾天,去了哈佛、麻省裡工學院走走逛逛,校園裡好愜意。沒有特別停駐在哪個景點,這個城市也沒有要我往哪裡走的意思。 走了自由之路(Freedom Trail),去了昆西市場(Quincy Market),吃了大龍蝦,看了STOMP的表演,見識了Blue Man Group的搞怪。

它是個抓住我心的城市。

遊玩回來後,馬上是期中考,期中考之後更忙碌,有幾份報告要寫,得花點時間待在圖書館。氣溫急速下降,還好室內已經有開暖氣。不知什麼時候才降雪。

來聽一首Dala的Levi Blues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