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無旁騖實在太難,太容易受影響。但或許根本沒有使我分神的事物,是太過專注,只看得到單一面向,厭倦了就會忍不住想掙脫。已經十月中旬了,會不會太快阿!?我承認是不想去面對。

我讀了好多精彩的文章,總覺得經濟這門學問很有趣,政治也是。有時候會希望這些東西全都留在腦袋裡,不過吸收愈多,似乎流失愈多,然後懷疑自己究竟學了什麼,陷入不安。偏執狂!

馬克斯、資本主義、全球化、無政府、IMF、WB、blah blah blah,還挺有趣的。以前真的是自以為懂什麼,其實只是皮毛中的皮毛,現在還是什麼都不懂,接觸愈多,覺得要下的工夫還多得很!

話說我想重拾畫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