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xxx:

外頭零下十度C,一個人在圖書館有些苦悶。

其實期末考昨天最後一科早已結束,現在還耗在館內,是很不得已的,念的還不就是GRE。你可曉得每翻一頁書,心神總飄忽到他處。答題正確率一半也不到,數學自大學起就拋諸腦後,如今重新面對,惹的我心神不寧。

這可不像當初念托福,還能十拿九穩,這回應考十之八九是要當炮灰了。每背一個單字、每做一道數學題,都讓我想死。進行到下一道題或背下一個單字、片語,腦袋歸零、再度一片空白,開始做起白日夢,抑或在計算紙上畫起圖來。我開始幻想,自己一顆奔放的藝術家之心竟受無聊的數學公式拘束。一元二次方程式的X解為何,竟會左右我未來人生。不想小題大做,卻還是很不甘心。

於是乎,管他未來是要通向哪裡,遇到等差、等比級數時便受阻斷了。所有抱負、理想傾刻間灰飛煙滅。天上飄下的雪片多像祝融後零落的餘燼、多像火山爆發後的塵埃。當前的心境是如此這般。

英文單字過目就忘,它們晦澀難解,無從判別字根字首。單字A和單字B長得多像巒生雙胞胎,以為他們有血親關係,自然就以A類推B的意義。錯了,你大錯特錯,因為他們老死不相往來,八竿子勾不著邊。真是他媽的B。

此時才明白英文和數學其實相去不遠。他們都愛排列組合,也愛類比近似。英文和數學在我腦內宇宙大爆炸,集合、分散,成了無限星星。我暈頭轉向。他們像3.1415926沒完沒了。字母也詭異地受不知名引力吸引,並聯在一起。

老師說背單字可以靠聯想、創意、說故事。考試迫在眉睫,再多的故事只讓我更想睡。我需要天靈靈、地靈靈。倘若你還記得當年老師的創意聯想,你應該對“一個胸罩C一個大胸罩”有深刻印象 (abracadabra)。

記憶並沒有大不如前,是蹉跎光陰不去記憶,因而沒有任何有意義的記憶。我也只是在多項浪費時間的條目中添加了一筆:拿計算紙給你寫信。

一旁經過的上海人調侃:妳也真是太無聊了。

我並不無聊。如果我顯得無聊,那肯定是英文和數學與我融為一體。英文和數學的無聊成了我的無聊,讓我達到了無我的奧妙境界。我不是我,我是無聊的英文、無聊的數學。

PS. 你別笑話我的傻,特地寫信說我的鬱悶。方纔和上海人打聲招呼,要到圖書館一樓的遊戲區畫畫,怎知他伏案疾書,不是為了準備考試,他拿了一張筆記紙給我瞧,上頭也是滿滿字句血淚辛酸,捎信給遠方的某某。很欣慰他也達到了無我境界。他不再是他自己,他是無聊的Accounting。他是我他鄉的故知。

無聊的數學加英文 于 Dec 16, 2009

就是這張計算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