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凌晨哭到清晨哭到早晨,車窗望出去都是日出光輝了,還那麼執著那一個人。我能說什麼。

朋友不會讓朋友一個人哭的。

昨晚發生了鳥事,鳥到最高點。連續劇都沒那麼精彩。或許酒量真的有練出來,作為太過清醒的旁觀者,看著載浮載沈的他們,無語了。要是也醉癱,還能加入鬧劇。很想揍人。

最近真的很瘋狂,老是和朋友去酒吧喝酒跳舞,potsdam的酒吧都逛了一圈了。今天早上五點才回宿舍,作業還沒寫。

。。。。

追求的是什麼?能給予的又是什麼?

是不是都很笨,堅信自己相信的、大家不信的?

我青春的尾巴。他的愛戀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