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國後馬不停蹄聚會,是為了最後的散會做準備。進行得太快,都要忘了過去這個月做了什麼。大哭大笑,紙醉金迷。灌了那麼多酒精,還是那麼清醒,如果能夠醉的失去理智,就能哭得忘我。或許也點幾首歌,唱朋友聚散有時、唱人生過客、唱情愛分合,溼了多少紙巾。

想記下這些,偏偏不是個細心的人,也不夠敏感,快樂的事也好、悲傷的也罷,一個個片段都混雜在一起了。心境是那樣五味雜陳,而記憶味蕾卻遲鈍地分不出每段回憶的精華。我們的步伐太快,貪心地一同體驗了那麼多,不夠時間消化,直到反芻的這個時刻,才了解原來心靈多饑渴。可這些庫存的回憶,又能支撐自己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