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小老妹久不見,又更正了,繼續流連各大夜店酒吧。才聊到當時的我們,會在圖書館線上聊天,假裝彼此不在隔壁;也在寢室裡線上瞎扯,假裝彼此都在圖書館。那麼現在也能繼續假裝彼此只是一牆之隔。

一時間大家都聯繫上了,確實如同當時的約定。算來我也苟活了一個月。

杭州的瑛瑛正愁著夏天沒活動,想念起波茨坦一起吃冰淇淋、邊聊兩岸政治歷史的激情。王欣還在上海等我呢,不巧我又走不開了。

還要預約看診,有腫瘤的話,也得切除吧。實在覺得不太可能阿。保險這玩意,要等生病或出事了,才能發現它的漏洞,也太不划算了吧。

希望能多點對生活的熱情,一但被問起未來的規劃,好歹也能說出洋洋灑灑、臉不紅心不跳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