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石讓!!狠心砸錢搶到2010台北場國家音樂廳前面的票,在久石讓看到我、跟我示意的那一刻,一切都圓滿了。

哈哈,最後一首Oriental Wind 激昂地完結,掌聲如雷響起,二話不說屁股從座位上彈起,手拍給他爛也無所謂。一開始我有點尷尬,因為舞臺前區的聽眾竟然只有我給standing ovation。如果有什麼缺失,頂多是Kiki’s Delivery Service前面鋼琴演奏時,Joe Hisaishi彈錯一兩個音,不過比起他帶給我的感動與震撼,實在微不足道。可能是聽眾害羞,或者不知道那是節目單中的最後一曲。

總之久石讓歡喜地向觀眾敬禮答謝,轉到我這個方向,意外看到我一個人站起來,於是雙手朝我這裡揮來。天阿,我馬上對我妹大喊,“久石讓看到我了!!”然後我也馬上對他比兩個“讚”的手勢,真是不要臉阿。這之後其他觀眾也陸陸續續站起來鼓掌,就此我就淹沒在人海裡。可是那短短幾秒,卻讓我有種與大師靠近的幸福錯覺阿。

安可曲共有四首,前兩曲是久石讓與交響樂團演出了魔法公主與豆豆龍耳熟能詳的音樂,後面兩曲是他的鋼琴獨奏。不曉得最後的兩曲或一曲獨奏,是否是久石讓拗不過觀眾激情,另外加的演出。不管如何,大師一點都沒有給人距離感阿。

他指揮交響樂團時,身體不時隨著樂曲情緒搖擺與動作,實在很逗趣。到了後面幾首曲目,如Departures 或Summer,他來回在鋼琴與指揮台間,身分交替之從容,讓我見識了大師風範。印象最深刻的,就是Summer一曲。旋律一下,心臟就要衝出胸膛。這是我最喜歡的音樂,永遠是心目中的神曲!令我訝異的是,Summer編曲迥異於之前“Encore”專輯中的鋼琴為主版本,在新專輯“Melodyphony”中 (也就是此行演奏主要曲目來源的專輯),主旋律由各提琴以“撥弦”方式呈現,現場演奏的效果在腦海中、心中不斷迴響。回家聽了最新專輯的Summer,效果就不如現場版本如此磅礡了。

2006久石讓首次台演出,那時根本不知道這個消息。2010年的演出一獲悉消息,便摩拳擦掌,果然是場場爆,能夠親臨現場,做夢也會笑。

前半場演出多出自他“Minima Rhythm”專輯,後半場有新曲、與舊曲重新編曲交響版本。本來還沒有特別喜歡ponyo on the cliff by the sea這曲,然而現場交響樂版本營造的歡樂童稚氛圍,讓我對他有了新的印象。

九石讓演奏鋼琴時,表情好投入,每當成功而漂亮演奏完成後,表情就變得十分俏皮。如果還有機會,還是要去衝一場。哈哈。

我認為他的為人與音樂都保持著清澈的透明感,感受他的音樂,即感染他的純真與熱情,進而來面對自己的原點,因而感動,連原本渾濁的思緒,也都平靜澄澈。

p.s. 年底國家戲劇院會上演改編自谷崎潤一郎作品的“春琴”,很想去看耶。誰有興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