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中年女人進了密室,心中甚是忐忑不安,中年女人慵懶地褪去罩衫,僅剩一件和她不相稱的馬甲,我只好默默轉身背對她,任由她作準備。就在我惶惶不安之際,她的雙手拉住我,示意要我也脫去衣服,並將睡袍遞過來後,逕自進了廁所。

等待時,我爬上了單人床。單人床的設計剛好,因為我們不會水平並躺,只能垂直相疊。待她一切就緒,搓著雙手爬上床後,當下明白了,今晚不會有高潮,只有無限遐想。

螢光粉色的馬甲擠出的兩團肉、一條溝,由下往上看確實挺震撼的,可是女人看女人的胸部其實也沒什麼。不過在廉價飯店昏黃燈光下,兩具女體相疊,電視屏幕又正巧放送著女同志性愛畫面,正上方的胸部不好意思盯著瞧,側邊電視劇情也沒膽弄個清楚,只好把視線焦距在泛黃的壁紙上,挺反高潮的。

事已至此,無後路可退,也不想做掙扎了,僅存的自制力用來克制想大笑的衝動。和這異國女子也談不上話,想必我是她意外的客人、不熟悉的對象,她倒關心起電視劇情,辦起事來不夠敬業。連我也受電視劇情牽引,不那麼在意自己當前的處境了。

腦海思緒亂竄,思索著隔壁、對面密室裡的同事,是否正享受著這一切,看見什麼風光呢,當鼠蹊部被碰觸時,是否也像我一樣慌亂呢?不、應該都是箇中老手,稀鬆平常了。

劇中女昆蟲學家按耐不住,朝女室友撲過去,起初還頗含蓄,漸漸地兩人激情陶醉於忘我的世界裡。一隻女昆蟲學家逃失的異種甲蟲悄悄爬上枕頭接近室友,觸角深入室友耳內,兩人體驗前所未有的快感。

此時我的聽覺變得敏感,床的唧唧聲、走廊的腳步聲、人的呼吸聲。。。

室友變得神經兮兮,行為怪異,似嗑藥般晝夜都處於恍神狀態。由於身體不適,梳洗後躺在床上,異種甲蟲又悄悄接近,失去自我意識的室有恍惚敞開雙腿迎接甲蟲。。。

這儼然不是純粹的性愛影片,就像這間泰式按摩店不是完全是純粹的按摩一般。 依附在飯店內設的按摩店,外頭招牌看起來正大光明,待進入後,迎接客人的是一長透明玻璃牆,望眼過去裡頭房間不深,僅三層階梯,階上坐滿各種形態的女人,年華老去的、風韻猶存的、細皮嫩肉的、高矮胖瘦的,簡直像股希臘羅馬神話裡,神殿階梯上的裸女。唯一不同的是,這裡的女人不是裸體,但也相去不遠。有穿著馬甲的、也有身著內衣外罩薄紗,引人遐想。每個人都忙著補妝,忙著向玻璃牆這端送秋波,期盼財主臨幸。

掌櫃的示意可以任君挑選,身邊同行的業務就差沒把臉貼在玻璃牆面上,另一位工程師就顯得從容,直說隨便店家安排。當下我只會發愣,尷尬地想掉頭走人,心中尖叫加吶喊,卻還是陪著兩位男性同事坐著電梯上樓,引領我們的三位按摩師,其中兩位風韻猶存,一位風中殘燭。業務始終沒能下定決心欽點眾宮女之一,只好悻悻然由店家安排。業務的下場就是獲得殘燭。

偽性愛影片演變成驚悚片,室友的身心都被異種甲蟲控制,觸角和無數的腳穿刺出室友的身體,甚至攻擊女昆蟲學家,讓昆蟲學家也變成異種甲蟲的俘虜。

泰式按摩竟然包藏黑店服務,我的身心都飽受摧殘,雖然我確實體驗了純正泰式按摩的解放與痛苦,就不曉得兩位男性同事到達哪裡的高潮。或許只是我過度揣測、無根據的想像,不過最後業務說了“這間真是不錯、比之前的多出很多的花招。。”究竟是什麼花招,也不想細問了,真是令我寒毛直豎。若他的話讓我產生多餘的解讀,是否我說了“這是我的第一次、感覺很痛”也讓他產生了某種想像呢?

這次泰國出差,公事以外的事情,全部荒腔走板,卻也難忘。此行兩男外加我一女,三人行只有我“失”阿。嘖嘖,出差的男人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