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填了離職單,聽了副理一席勉勵的話,心有戚戚,感覺像是畢業了,感動得想哭。真的很喜歡這些前輩,不管是工作上、人生經驗也好,有許許多多可以學習的地方,可惜聚散有時,肯定會很想念這些夥伴的。

update: 經理中午開車帶我和另兩位工程師出去小吃,其實是我硬拗說好歹慶祝一番,經理也大方說要讓我留下冰火五重天的回憶,在特色小吃攤旁揮汗吃著午餐後、又接續在路旁吃清冰。說什麼如果只是待在冷氣房的餐廳多沒意思,就是要這種感覺,印象才會深刻。吃著、聊著,他說“要是能留下來,就把你挖到製造部來。” 此話是莫大的肯定阿。

在桌曆上標示出特別的日子,上頭畫了星星、愛心、笑臉,外加“自由”兩字,表達心境上的一種解放與開懷。課長看到了,癟嘴地故意說“你就那麼想快離開嗎!?” 其實並沒有想快離開這群人的意思,只是時機湊巧罷了。課長在我的“自由”下方,寫了小小的”FUCK”。經理坐在我的位置上,拿了紅色簽字筆在我的“自由”塗鴉上添增有點醜的飛翔鳥兒,又用藍色簽字筆塗上挺酷的YA手勢。然後經理在別的日子上又標上了“相親”兩字。當我在樓梯間遇到經理時,經理說“你不會怪我吧?好、你不會怪我”,等我回到座位,發現這些塗鴉,確實沒什麼好怪罪的。

搭檔的工程師說,在離開前讓大家填滿我桌曆上的每個日子,在螢幕旁貼上許多便利貼。雖然不可能真的這麼做,可這麼一說,卻備感離情依依。離開的那天,用不著紙箱打包,本來就沒帶私人物品放公司,唯一不能忘的是那本桌曆,肯定要帶走的。

那天問課長,公司的大門還會為我開啟嗎?課長說,“不准回來,離開之後就要往上爬、不然就是去更好的地方。”只同意我回來跟戶外郊遊團、和老同事聚聚聊聊。呵。

據說副總在會議上對著副理說,至少要辦一桌才夠意思;公司的員工來來去去,一般都不聞問的,就算是玩笑話也好,自己能被這樣看重,挺開心的。

喜歡六月這個月份,專屬於我的月份,願望、奇蹟、快樂的事情、讓我成長的事情,都在這短暫光陰間,密集卻又真實地一一爆發了。

Advertisements